“抢滩”元宇宙:多地竞逐数字经济新赛道 场景驱动与治理规范成关键

未来,元宇宙有望将前沿数字技术进行集成创新与融合,并应用到全社会的各类场景。

城市在元宇宙“赛道”上的“较量”已悄然展开。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多地政府工作报告和产业规划中密集出现元宇宙的身影。据不完全统计,武汉、合肥、成都、上海徐汇区、深圳福田区等均已将元宇宙写入新一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不少地方也在相关产业规划中“点名”元宇宙。

事实上,早在去年12月21日召开的上海市委经济工作会议就提出,要“引导企业加紧研究未来虚拟世界与现实社会相交互的重要平台,适时布局切入”,这被业内称为“我国地方政府对元宇宙相关产业发展的第一次正面表态”。

为何各地密集布局元宇宙?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执行主任、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共同主席于佳宁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目前元宇宙技术还在持续迭代和更新,各项技术带来的改革性融合创新时代尚未到来,产业化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随着元宇宙的发展及核心概念普及,有关元宇宙的社会共识将逐步形成。未来,元宇宙有望将前沿数字技术进行集成创新与融合,并应用到全社会的各类场景。

“不仅包括远程办公、新型文创、数字社交、在线教育、在线医疗、金融科技等领域,元宇宙也将在智慧城市、智能制造、产业互联、供应链管理等领域发挥重要作用,给地方经济发展带来重大机遇。因此,地方政府有充分的必要重视元宇宙发展。”于佳宁说。

各地在元宇宙领域的布局思路有何差异?地方积极性高涨背后,监管应进行哪些考量,从而实现机遇和风险的平衡?

瞄准元宇宙的背后,多地的深层次愿景是,借此实现数字经济的进一步突破发展。视觉中国

彭博预计,元宇宙将在2024年达到800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普华永道预测,元宇宙市场规模在2030年将达到1.5万亿美元。事实上,元宇宙作为多种技术组合的概念,产业化进程已悄然展开。

元宇宙IP基础设施服务平台次方数艺创始人刘宏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元宇宙概念下的各个垂直赛道,如区块链技术、AR(增强现实)、VR(虚拟现实)、游戏、远程办公、5G/6G、即时社交、NFT(非同质化通证)、影视等都在或快或慢地向元宇宙迁移。“如此看来,当前全国各地加快布局元宇宙,力图占据新的产业高地和引领行业标准和发展,的确也是顺应产业和技术发展趋势的表现。”

值得关注的是,针对出现在各地政府工作报告和产业规划中的元宇宙概念,受访者普遍认为,这与Roblox、Facebook等商业公司提出的元宇宙内涵有所差异。

刘宏伟认为,当前各地出台的元宇宙政策更偏重于产业发展引导和元宇宙治理规范,从而提升数字经济发展和科技创新水平。相比之下,商业公司更偏向以企业自身业务增长作为出发点,最终为了实现企业发展和商业价值。

于佳宁亦指出,各地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的元宇宙更多是在物理世界的基础上发展数字空间,注重应用引领和场景驱动相融合,同时加强元宇宙底层核心技术基础能力的研发等。这一点从各地政府报告涉及元宇宙的表述可见一斑。

瞄准元宇宙的背后,多地的深层次愿景是,借此实现数字经济的进一步突破发展。例如,深圳市福田区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要“推动区块链、量子信息、类脑智能等未来产业的技术转化成果加速落地,多领域拓展数字人民币、元宇宙等技术应用场景,扎实推进深圳数据交易中心建设,打造数字经济发展新高地”。

被誉为“视觉智能第一城”的杭州,去年底率先成立了元宇宙专委会,并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超前布局量子通信、“元宇宙”等未来产业,高水平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

新一轮元宇宙城市竞速赛已经开启,放眼国内,元宇宙发展的区域发展格局如何?对此,受访者认为,当前元宇宙还是以互联网技术为基础,所以传统意义上的互联网产业较强的城市具备底层技术、人才储备和先发优势。

从政策发布地区上看,元宇宙相关布局主要集中在上海、北京、浙江、合肥、武汉、江西等城市,这些地方发展元宇宙产业的优势各不相同,上海拥有先进信息技术与制造业基础,北京的优势在于人才,浙江具备较好的数字经济发展先发优势和数字化改革红利。与此同时,部分具备特殊产业优势的地区和城市也值得关注,例如合肥、武汉拥有众多人工智能计算相关产业和实验室,江西在VR技术上拥有先发优势,目前江西南昌正在红谷滩区加速建设元宇宙试验区,湖南省也在探索搭建芒果“元宇宙”平台。

“各地结合自身发展优势和差异化特征,围绕元宇宙基础理论、关键技术、产业发展、要素配套等进行系统性布局。”于佳宁总结。

元宇宙是典型的融合性技术,其发展亦不能脱离产业,风险监管也是不可忽略的重点。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已有超874家注册资本1000万以上的企业正在申请注册元宇宙的相关商标。

2月18日,银保监会官网发布《关于防范以“元宇宙”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指出,近期,一些不法分子蹭热点,以“元宇宙投资项目”“元宇宙链游”等名目吸收资金,涉嫌非法集资、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有关风险和提示涉及编造虚假元宇宙投资项目、打着元宇宙区块链游戏旗号诈骗、恶意炒作元宇宙房地产圈钱、变相从事元宇宙虚拟币非法谋利等四方面。

回顾历史,新兴产业的兴起阶段,常常会因为过于乐观的期望和过热的投资而产生泡沫和种种乱象。因此,从政策制定的角度考虑,在元宇宙与地方产业结构升级结合和落地实体经济上,各地也要坚持促进发展和监管规范两手抓的原则。

于佳宁认为,促进发展方面,各地要尽可能利用自身核心竞争产业优势进行布局,并联合各地、各企业在其他领域多尝试创新。从国外经验来看,首尔市政府在去年11月公布了到2026年的“元宇宙首尔推进基本计划”,其中包含了中长期方向和战略以及元宇宙平台的建立。据悉,首尔市将通过元宇宙平台,在经济、文化、旅游、教育等所有行政服务领域实施元宇宙生态系统。

具体而言,各地加速“抢滩”元宇宙的过程中,围绕监管领域应进行哪些考量?于佳宁指出,首先要明确的是元宇宙核心价值在于产业价值。发展数字经济的过程中,“数字产业化”是手段,“产业数字化”是目的。元宇宙最关键的应用场景是产业场景,借助元宇宙,身处世界各地的人们可以高效沟通协作,全面联网的智能设备将有效联动,产业链协作将变得更加透明高效,数字资产和实物资产的融合“孪生”,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题。也正因此,发展元宇宙绝不是“脱实向虚”,而是要实现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切实赋能实体经济全面升级,让各行各业都能找到“第二曲线”新发展空间。

此外,能源和资源消耗是平衡实体经济和元宇宙发展的重要一环。发展元宇宙的基础是算力,除了需要海量计算能力和数据存储空间作为支持,也将需要消耗大量能源,如果清洁能源供给不足,可能导致碳排放成倍增加。因此,要发展元宇宙,大力构建新型基础设施,就需要加大清洁能源供给,加大碳中和力度。

最后须指出的是,受访人士提醒,元宇宙绝非法外之地。处于发展早期阶段,元宇宙的定义、特征、应用、风险和挑战仍在不断演变当中,应提早对政策、技术特征、应用、适用性等问题开展预研究,并在重点领域开展试点项目和概念证明,为适时、适当强化元宇宙领域的调研建立基础,避免监管缺位,为产业健康发展营造良好环境。刘宏伟强调,监管机构在元宇宙治理和监管过程中还应提升透明度,尊重用户选择权、严格保护隐私、限制高风险应用,保障网络安全。

“目前已出现了一些公司打着元宇宙的旗号进行不切实际的炒作,进行所谓‘创新’,脱离了实体经济的需求。”于佳宁提醒,必须建立和优化事前事中事后全链条动态化监管机制,遏制和消除利用元宇宙概念虚假宣传及资本炒作现象,构建行业良性发展秩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