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昆明陵园网! 今天是:
服务热线:18213487535、18725023515
联系方式
18213487535、18725023515

联系人:金经理
电话:18213487535、18725023515
传真:
手机:18213487535、18725023515
地址:昆明市安康路9号

新闻中心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昆明部分墓地单价高达30万 绿

    昆明部分墓地单价高达30万 绿色殡葬受冷落(2011)

发布时间:2018/7/12 丨 阅读次数:955 丨 文章来源:admin

    清明节临近,墓地的高价再一次成为众人讨论的话题。近日,记者走访了观音山、跑马山、玉案山等部分陵园后发现,昆明目前的墓地,价位从4000元到十几万元不等,风水好、材料好、面积大点的墓地更是叫价高达30多万元。然而在墓地价格如此高涨之下,不少公墓开辟的价格低廉的绿色葬式却备受冷落。

    价格高涨

    昆明部分墓地 

    单价高达30多万元

    “这个墓地2平方米不到,1万多元,这在我们这边算是最便宜的了。”位于昆明市白沙河水库附近公墓的一位销售人员告诉记者,墓地的价格有很多种。按单个卖,2平方米左右的1万元、2万元以上的都有。同样,位于昆明晋宁的一家公墓销售员说,单穴的墓地不到1平方米,4800元起价,双穴的墓地则最低要8000元起价,位于西山区碧鸡镇的观音山、金宝山公墓,最便宜的单墓分别都是8800元、5600元起价。而大部分公墓公司推出客人可单独选址、单独设计的墓地,价格更是高达几十万元。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虽然有些单穴或者不到1平方米的墓地价格在四五千,但是大都是位置比较偏的。某销售员介绍说,一般家属都会来挑选好点的位置,且不同位置的面积不同,位置稍好墓地购买的价位一般在两三万左右。且这些墓地的购置费用一般都含有几十年的管理费。

    相对于水涨船高的“白色”墓地,绿色的环保葬式价格却相对低廉,目前昆明的各大陵园都有一种或几种这样的环保殡葬方式,价格要比购买墓地便宜近一半,主要集中在2000多元到6000元区间。

    投资墓地

    买墓地需实名制

    且不允许转让

    目前,昆明市共有十几家经营性公墓,而墓地价格受地理位置等因素的影响,有关部门无法核定出一个统一价格,只能制定市场指导价,因此,价格高低基本由经营者说了算。云南殡葬事业管理服务中心主任陈永告诉记者,经营性公墓收取墓穴租用费、护墓管理费的收费标准,是经物价部门审核批准。近年来,随着物价的不断上涨,墓地的材料费、人工费、园林维护费等管理费用也逐步上涨,因此,公墓的价格也出现一定程度的上涨,且每次调价都会经过物价部门的核准。

    而有市民认为墓地资源越来越少,墓地也在涨价,那么投资公墓是否成为一个有利可图的方式呢?记者就此暗访了一些公墓的销售人员,部分销售人员说,购买墓地需要凭用户出具的火化证明或死亡证明办理购买和使用手续,但若是70岁以上的老人想提前为自己选择墓地,那也是可以购买的,但购买的公墓是本人所使用,不允许转让;而部分销售人员则说若是亲戚朋友之间的转让,可直接带着购买的发票及相关证件去公司就可办理转让手续。

    对此,陈永说,为防止炒买炒卖墓穴和骨灰存放格位的投机行为,《昆明市殡葬管理条例(2010年修订)》有明确规定,公墓墓穴或者骨灰存放格位实行实名制管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让、有奖销售、炒买炒卖公墓墓穴或者骨灰存放格位。此外,相关部门还对经营性公墓实行年检制度,若发现违法行为,则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违法行为,且没收违法所得。

    环保葬式

    老观念难改市民“死要面子”习俗

    墓地价格上涨,引得不少网友感叹现在都快“死不起”了,呼吁政府是否能够引导建立一些“经济适用墓”来满足低收入人群的需要。对此,陈永说,目前国家正在推行环保绿色殡葬方式。近年来,昆明也悄然出现树葬、鲜花葬、草坪葬、壁葬等新型葬式,这样既节约土地、绿化环境又节省丧葬支出。然而环保葬式相对较低的价格,却没有吸引更多人的关注。

    “树葬只花两三千元,子女会觉得寒酸,被街坊邻居们误以为他们不孝。”部分公墓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采用新型葬式的大多是环保人士和工薪消费阶层人士,但受传统观念的影响,目前接受度不高,大多数人还是选择“入土为安”的传统墓葬。

    陈永也认为,传统观念是目前推行环保殡葬的最大制约因素,“比如,在同一个公墓里,别人都有一块墓地,前面放着祭祀品,亲朋好友可以在墓碑前祭拜,然而相隔不远,有的人的骨灰盒却放在花坛里,不能放照片,名字也只能写在花坛的一侧,这样鲜明的对比下,让很多人在传统观念影响之余,更加不能接受这种新型葬式。”

    那么要怎样改善低收入群体买不起墓地的现状呢?陈永透露,目前我省正在加大建设农村公益性墓地和骨灰堂。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昆明将有一座专门进行树葬的公益性公墓,价格定位在3000元~5000元之间,该项目正在选址和审批中。曹婕

    链 接

    “黑殡葬”油水大

    随着殡葬市场的开放,丧葬用品实行市场指导价后,不法商家漫天要价,“黑殡葬”成为高额丧葬费的重要来源。

    哈尔滨市殡葬事物管理所专业人员杨红伟介绍,黑中介的“白事先生”大多扎根在寿衣店或医院,谁家有丧事,他们会第一时间知道,第一时间下手。杨红伟告诉记者,现在在哈尔滨的许多医院病房门口经常活动着一些“白托”, 他们身后是与其利益相关的寿衣店和殡葬服务产业链,进而形成各占一方的“白事寡头”。

    “白事寡头”“抽条”的油水很大:100元的寿衣要1000元,一个300元的骨灰盒通常要涨到1000多元、甚至几千元。“就拿给死者穿寿衣来说,原本200元的价格,到了黑中介这里也成了500元、1000元,随意性很强。有时就是逼着家属接受这个价格,因为尸体过不多久就会变得僵硬,所以家属不得不就范。”杨红伟说。 综 合

    殡葬业何时能“清明”

    清明将至,殡葬行业乱象依旧、不“清”不“明”。

    一方面是长期垄断导致的行业暴利——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墓地比商品房还贵;另一方面,在市场化过程中,又出现了监管不力导致的竞争失范——从商家“盼死”到“超前服务”,挑战道德底线的恶性竞争亟待规范。

    多年来,殡葬行业的暴利一直为人诟病。“一个成本百余元的骨灰盒,层层往上加价,暴利链条中最后一环达到一万元”,漫天开价的收费标准,名目繁多的收费链条,让人们面临“死不起”的尴尬。

    追根溯源,“政企不分、管办不分”为暴利的恶果埋下了机制的种子。殡葬行业虽然经历了从全额拨款到差额拨款再到自收自支的变革,但仍未完全隔断管理者和经营者之间的利益纽带。无论是殡葬管理处代表民政部门统一管理殡葬服务机构,还是殡葬管理处与殡葬服务机构合二为一,只要管理、执法和经营职能无法真正割裂开来,就无法真正打破垄断。

    另一方面,在开放殡葬服务市场、走向市场化竞争的过程中,多头监管乏力、恶性和无序竞争等新问题也层出不穷,从纠结于是否应放开到目前的如何“有序放开”,殡葬行业的长远发展又面临新的课题。

    新华社“生活观察”栏目日前报道称,在合肥市一些医院,病人还在抢救室抢救,数家殡仪服务公司的业务员已接到“通知”守候在抢救室门外;而打电话通知殡仪服务公司的“线人”每次会获得一笔信息费。殡葬服务行业竞争“战场”已前移到医院。

    事实上,类似乱象并不鲜见。有媒体曾报道,在医院的ICU病房,病人还没死亡,就有殡仪服务公司上门“洽谈”业务。在四川某地,甚至有殡仪馆人员试图强行把未死病人拉走火化。此类现象屡屡曝光,不仅暴露出行业立法与监管的落后,更在侵蚀和挑战社会的道德底线。

    与此同时,应该注意的是,让市场的归市场,让公益的归公益;考虑到殡葬行业的特殊性,在打破垄断的同时,更要确保行业回归公益,首先解决困难群众的亲人殡葬难问题。据新华社

< img src="" style="float:left;"/>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586号